我开玩笑一样说我有脸盲症的时候,其实是很难过的。

对声音敏感,对色彩敏感,对数字敏感。

就像是硬要对着来一样,我的声音不是你的菜,我记不住没有朝夕相处过的人的脸,我的数学一塌糊涂。

对,我现在连你的外貌也记不得了,虽然我们做过短暂两年的同学,甚至还在一年后约了一次饭。

我翻文章的时候看到了那篇吐槽,至今认为自己没有想错,我倔强,犟到了一定的程度,这点从眉形、掌纹、眼睛都可见。你也改变不了我。

还记得你的几张被我软乎乎求来的自拍吗?我删掉了。在这个漫长的假期里,我终于走出来了。

原来还有那么多厉害的人,我自己也可以办到那么多事情。

虽然我在唱歌被夸了的时候第一反应仍然是你对我说的“...

  2020-04-07 5 3
 

FreeTalkFor《不知春》--致一个不平凡的冬天,敬一个不遥远的春天

这是在一场突兀的宅家闲暇的时候出生的文。

它起于一个执念:我在各个群里奔波试图寻找的一篇旧文,它也是一样的AU,我把它弄丢了,然后茫然地发现它好像从未存在过。

朋友们帮了我很多忙,甚至自发帮我去问了圈里写文很久了的老师,很遗憾,它可能真的只是我梦中瞥到的一个片段。


我做过很多梦,片段与深呼晰有关的,大约三个,这可能属于那若有若无的第四个。

《环太平洋》算是我个人的科幻题材电影启蒙,在初中的时候,我们用着班里那台模糊到不行的投影仪加幕布,大好的阳光透进来,窗帘勉强遮挡住一些,那时的我们还是小孩儿,盯着幕布看得很起劲。

时隔五年?六年?我记不清了,我在B站回顾了这部电影,电光火石间想...

  2020-04-07 0 5
 

【深呼晰】春来报(番外)

  *强烈建议阅读完正文后再来读番外。有几句话云方,不蹭热度打tag了。


      <深几许>
  —1—
  贫民窟。
  产妇的脸皱成一个没搓洗的抹布,痛苦异常,她脸上滴下豆大的汗珠,本来因为阵痛低声尖叫的喉咙现在已经嘶哑到无力出声。护目镜、医用口罩、防护服一应俱全的医生们匆匆忙忙地推注射剂,缩在角落里低声讨论的几个外国人终于敲定了方案,下一秒手术刀划开腹部,胎儿带着红色的鲜血被人用手扯出来,轻轻拍了拍背,随即发出嘹亮的哭嚎。
  躺着的女人做了刚出生孩子的母亲,她只来得及看上一眼自己的孩子,便阖上眼睡过去——所以没能...

  2020-04-06 3 26
 

Tag已去,醒来还是决定发表一下观点。

劝删是好意,心领,发表文章的时候没注意自动带了tag,好在没有发布进cptag。

初衷是夜里太过安静,放一首曲子,追忆往事,和《不知春》正在进行的番外契合。文里文外,戏里戏外,春天来的有条不紊,我想记住这一刻。

是娱乐吗?可能是。要禁娱吗?明面上,必须要。不要想着触碰底线,而这只是一次黑夜里的怀念,我觉得,不算娱乐,没有必要删除。

该文章所有tag已删除,过了今天也不会再加上。lof什么时候能把发布音乐自动带tag的机制改改?

  2020-04-04 1 2
 

【深呼晰】清明节联文|雨

和 @卡布奇诺   的联文,我写第一段。尝试了古风,惹,这是什么鬼……我想着的我写不出来,古人真厉害.jpg


  今年春天的雨季来得格外迟。
  本该在惊蛰之夜倾泻的水泽悄然无声,几声闷雷滚过天边,是夜便也安静了下去。直到春分时节才洒了几点雨滴,园里的花草失了水,便长得没有以往那么活泼淘洗,特别是院角那柱桃树,数量不及以往暂且不表,连新发的枝丫都比往年少了不少。
  自从周公子离开后,园子便再无人去打理。
  
  清明,雨水淅淅沥沥下了小半夜,终于在天色将明的时刻失了阻隔,痛痛快快地浇了大半天。桃树落得凄惨,才开不久的花被豆大雨点打得落了瓣失了蕊,身边一圈大...

  2020-04-03 0 8
 

【深呼晰】不知春 8

  28.
  “您好,我是您预约的编辑。”
  不算厚重的木门吱呀一声被人拉开,清瘦的小个子男人穿着居家的针织毛衣,一同来到门口看的还有一只豆豆眼转啊转的黑色小猫。
  “您好,久等了。”
  声音和电话里的一样,我稍微走了一下神。电子音失真后把男人语气里的疲惫都削减了不少,等正式见面了我才发现,他比我想象中的更加易碎。
  美好的瓷器遍体鳞伤。
  
  29.
  整个房间的布局异常简单,厚而绒的地毯铺满了整个地面。猫咪叫满月,是查理在满月的时候捡到的,也不怕人,跟着晚归还采购了不少东西的男人走了一路,差点掉进海里面去。
  “那天晚上海浪是真的大。”查理递给我一杯热可可,他似乎畏寒,手里一直抱着个冒着上...

  2020-04-03 4 26
 

【深呼晰】不知春 7

  23.
  两个人的首次连接非常顺利。
  上弦月再次拿起了她的镰刀,周深目视前方,他所在的驾驶位恍惚间出现了一个女孩儿的身影,又好像没有。
  对常年驻守在基地的人们来说,朝阳照射在踏出舱门的上弦月身上时泛起的如同真正的月亮那样耀眼的银辉,这一切都恍若隔世。
  那位时常挂着腼腆微笑、表现得一点儿也不像从官家里出来的女孩儿,当时也是站在这里——不同的是那个晴天有巨兽来袭,以及她的身影只在海平面的机甲里停留了短短的一个上午。
  不过才一年多,这里便物是人非。
  
  “晰哥。”周深手指轻拨了几个按钮,接下来的交谈他不太希望让其他人听到,王晰会意,“请求私人频道,时长5分钟。”
  “这只是一次小演习,...

  2020-03-31 10 21
 
 
|1
|2
|3
|4
|5
|6
|7
|8
|9
 
 
 
 
 
 
 
 
© Liz_lianchen | Powered by LOFTER